清水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纺织服装企业面临供应链之间的系统竞争-【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4:00:21 阅读: 来源:清水离心泵厂家

身处全球经济中的中国纺织服装企业,一个正在形成的共识是:单打独斗的“个体竞争时代”已经告一段落,供应链之间的“系统竞争”成为了摆在中国纺织服装企业面前的又一道考题。

被贱卖的T恤

时值夏末,第十号台风“莫兰蒂”给沿海各地带来了连续多天的绵绵细雨。尽管如此,在广东经营着一家小型服装加工厂的梅老板还是起了个大早,赶到她位于当地女装城的门店。

梅老板的服装加工厂规模不大,仅有20多名工人,除了自产自销各式T恤和牛仔裤之外,还不时能接到其他企业的加工订单。与此同时,她还在当地女装城二楼开了一个门店。

在她的女装店里,各种款式的T恤衫价格不一,但最显眼的就是摆放在门口、批发价仅3.5元一件的短袖女装T恤。

“这种T恤一般要求最少100件的批量才能拿这么低的价格。如果量再大,3元一件我们也可以批发。”梅老板说道。

正值服装换季之时,在这座女装城里还有不少像梅老板一样的商家在以最低价甩卖着短袖T恤。

与梅老板店面相隔不远处,舒老板也从事着服装批发生意。他在镇上也有自己的服装加工厂,除了接下内外贸订单以外,大多数时候都是厂家直销批发各式T恤。

“批发200件以上,我可以给你3.8元的价格。”面对询价的客人,舒老板热情地招揽着生意。但即便报出如此低的价格,他说他的仓库里仍然积压了2万件这种款式的T恤卖不出去。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里像我们这样的加工厂多达几千家,一台制衣机器一个月就能生产10多万件T恤,你可以想象竞争有多激烈,价格肯定提不起来。”舒老板表示。

梅老板略显无奈地算起了一笔账,去年棉纱价格每吨只有12000多元,现在都2万多元了。在人工工资和布料成本增加后,再除去税收、仓储管理、门店租金等费用,利润已经相当微薄,批发一件T恤只有几毛钱的利润,一件牛仔裤也就赚一两块钱。

成本在不断增长,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一大批服装生产加工企业却不能把成本增加的压力向下游释放,反而持续被零售商挤压,并由此陷入产业链的困局。

全球资源如何为我所用

陈国强 中国服装协会产业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

近年来,随着印度、越南等国的纺织服装产业发展迅速,有人甚至认为,他们很快就会超过中国。我觉得这个观点很片面。因为产业转移,要建立一个世界工厂的地位,这是一个过程。并且这一过程需要很长的时期,或者说其优势、效能的发挥是一个需要长时间的过程。

无论是从最早的英国,还是到美国,再到后来的日本,直至香港,这些国家和地区世界工厂的地位确实是在不断转移过程中,但是每个过程都经历了很长时间。不能简单地看到了劳动力成本等一些要素被替代,就说中国的地位将被超越。可以说,一直到现在,中国世界工厂的内涵还在不断发展、提升过程中。

产业转移,首先是时间过程很长,这一点必须看到。其次,现阶段由于世界经济一体化和产业背景发生的巨大变化,如果说中国要确立劳动力世界工厂地位,那要比英美日当年困难得多;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现在除了劳动力的转移还受限制以外,其他的一切要素都处于一种自由的流动状态。第三,因为历史条件发生了变化,产业环境发生了变化,中国已经不是简单地成为一个加工厂的过程,我们在不断地向产业两端升级,虽然在很大的程度上中国还会承担世界加工厂的任务,但是我们已经向两端延伸了,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的制造在承接转移的过程中,又不断地被赋予了新的任务、新的功能和新的内涵。

并且,还有一点必须记住,中国的产业转移,既是在承接的过程当中,又是在很合理地进行布局。我们的转移不是被迫的转移,而是中国企业一种合理的、积极的行为,既看到了劳动力要素问题,又看到了一些市场的问题。因为有些产品它就是贴近东南亚、印度市场的。

但是我们也不能忽视在“中国制造”这个过程当中不断提升自己的内涵,在发挥我们传统的比较优势同时,更加要发挥我们的创造优势、竞争优势。

中国是个大国,这一点在很长的时间内还是个优势。但我们应该很好地学习德国、意大利等这些国家。在整个金融危机过程中,德国虽然也受到了影响,但是在欧美国家当中它为什么能相对稳定?这和它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和相当多的份额上保留了制造这个环节有非常大的关系。德国的设计很精细,制造很完整,渠道也很畅通,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讲,特别是作为一个大国,不可能仅仅承担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中国要稳住自己的制造,积极地向两端转移。

短时间内,越南、印度等国在制造水平上和中国还会存在很大的差距。现在的制造已经不是简单的加工,一定要记住“made in”这个概念不是加工的概念。我们早期是 “中国制造”等于“中国加工”,现在的“中国制造”已经包括了营销、设计和一些高端的内容。如果说他们要赶上中国,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这里面有一个 “优势差”的问题。不是简单地说“谁被谁赶上,谁被谁转移”的问题,核心是提升我们自己的竞争力。

我们要进行两个布局,一个调整国内的产业布局,另一个就是中国人要学会全球布局。比如说,我们已经有些企业走出去了,它可以在越南、柬埔寨设立工厂进行加工;但是同样,我们也可以去法国、意大利收购那里的品牌,在那里建立我们自己的设计、营销中心。中国是一个大国,以我们自己的市场和内需稳住我们的产业,并且要在提升能力的同时,在全球范围内营造我们的产业链。

所以我一直讲,我们的产业发展也应该有“三步走”的战略。先是融入全球,进而提升自己,最后确立资源配置地位。可以这样做个比喻,你先要参加运动会去比赛;然后要出好成绩,进入决赛;最后取得前三甲,成为第一梯队。

我们的“链化经济”归根结底还是要从全球经济和市场经济的角度去看待。

链动品牌

殷黎杰

■ 对于现阶段的中国服装产业而言,单体运营能力不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中国服装产业也在逐步形成类似于汽车产业的产业链条。利益同盟是产业链集成创新的基础,也正是因为如此,任何一个环节的“不道德”或者“非绿色”都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令整个产业链合作网络陷入危机。

随着产业集中度的提升,优质的产业资源将不断向优势企业集中,这些优势企业将在产业链的运营中不断巩固其主导地位。同时,在这些优势企业周围,将不断地集聚各种不同的产业链合作伙伴,他们通过网络协作的方式,组合成为了新的竞争系统,这些战略联盟的“原子”通过标准化流程,彼此制约,利益共通,以品牌企业主导下的“生态群落”面貌正在逐步出现。

作为产业链中的主导———品牌,对产业链的依存又会给产业链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成熟的汽车产业对服装产业有很多借鉴意义。现在很多著名汽车品牌,都是将整车交予别人做,自己只保留品牌,靠它维生的企业一大堆,却没有谁站出来“闹独立”,事实上形成了一种类似生态的国家型产业链条。对于现阶段的中国服装产业而言,单体运营能力不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中国服装产业也在逐步形成类似于汽车产业的产业链条。大批轻公司,快时尚企业的诞生正是一个个见证。

宁波博洋服饰有限公司吴慧君董事长认为:“在产业链中,由于各自分工和承担的风险不同,所以各自产品价格存在差异,这种差异是合理的。每个服装产业中的企业,很少能涵盖整个产业链条每个环节的,大部分只处于产业链中的一部分。关键是找准自己的位置,做好做专自己擅长的事情。”

著名的“芭比娃娃”案例说明我们的利润过于低下,如果说中国服装企业的利润过于低下,那难道生产瓶装水的利润多、竞争不激烈吗?卖一瓶才赚几分钱,可是娃哈哈的创始人宗庆后还不是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地方一步一步成为中国首富。

“要提升自己在世界产业链的位置,首先要完善自己的产业链。”吴慧君这样说。他认为中国的很多产业欠缺的是自主创新能力,中国可以生产宝马,生产 iPhone,但这并不代表中国的产业多么先进、多么有竞争力,只有中国自己研发出来自己的“iPhone”,做出自己的“宝马”时,才能在整个国际产业链中提高地位。

纺织服装的产业链也是如此,纺织服装的产业链集成创新并非某个单一的要素就可以完成,它同样是一个汇聚了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等多个要素的系统工程。利益同盟是产业链集成创新的基础,也正是因为如此,任何一个环节的“不道德”或者“非绿色”都有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令整个产业链合作网络陷入危机。

因此,在品牌经营时代,既要关注生产什么产品,还要关注以何种材料、何种方式生产产品;既关注劳动生产力提升,还要关注和谐的生产关系;既关注产品本身质量和性能,还要关注产品在消费过程中的社会价值,引导健康可持续生活方式。

全球品牌服装供应链的最终产品是品牌,供应链的各个节点都应向品牌化发展,只有品牌化发展,才能真正融入到品牌供应链中去。

笔者眼

成为品牌,是成为产业链集成创新的关键。

当每个身在产业链中一环的企业都成为品牌企业的时候,中国纺织服装产业链的价值一定会提高。如何将自己所擅长的事情做专、做精是每个在产业链中的企业应该考虑的,让自己成为产业链那一环的品牌。有很多业内人士说过:现在行业内,各个领域都有专家,你想做全能型企业是不可能的,也会很累,只要将自己的本分做好,然后和专家合作就可以了。

当中国的产业链中每一环都成为品牌之时,也是中国在国际产业链中崛起之日。

———殷黎杰

经济学家郎咸平将“中国制造”的微利处境看作是国外优势产业链的“阴谋”。先不去辩驳“阴谋”的真否,但必须认识到的是,包括纺织服装业在内的“中国制造”必须去提升自身价值。

从制造环节来看,中国服装产业已具有很高含金量,这一环的产业链已相当完备,国内众多成熟的产业集群地就是印证。但从价值链角度来看,这一环产生的价值却是最低的,就像10美元的“芭比”,能拿到的仅是1美元。在这样的价值分配链下,我们没有更大空间去承受产业链内部的波动,如提升员工待遇、节能降耗硬性指标以及当下棉价的飙升等。

如何在10美元中分得更多份额,只将眼光盯在制造环节肯定行不通,更多的价值份额存在于产品设计、原料采购、物流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终端零售等其他环节中。如果在这些方面,中国服装也能做得更加优秀,至少在关键环节上“不掉链子”,那我们离“服装强国” 已不再遥远。

———曾友超

日前,这样一则消息颇吸引眼球:“十一五”期间,中国工业年产值突破10万亿元关口,工业增加值在全球制造业中的比重超过14%。中国制造业首超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工业制造国。

中国制造业已超过日本,并且追上美国似乎也指日可待———美国一家经济研究公司环球透视(IHS)日前公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制造业已接近赶超美国的边缘。该公司董事长马克·基奈甚至预言,中国制造业最有可能在2011年超美。

但在“欣喜”之余,另一个事实也刺痛并提醒着我们———美国人这样说:“中国最终将超越美国并不令人惊讶。中国更多依赖制造业,制造业占中国经济整体1/3以上,而美制造业在美经济占比不足13%。

由“经济大格局”反观“产业小气候”,在中国纺织服装产业链中,加工制造环节的占比与制造业在中国经济整体中的占竟有些“似曾相识”。

说到这,我们似乎可以理解美国人的自信来源于他们“体量小产出大”;而我们却是“体量大产出小”。

纺织服装产业本身已是附加值不高的产业了,而我们又在默默承担着这个低利润行业中的低利润环节。何时价值低廉的加工制造环节占比少了,研发、设计、质量等利润的“大头”占比多了,中国的纺织服装产业链的整体价值也就提升了。

———张秋影

内毒素

全自动器皿清洗仪

薄型钢结构防火涂料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