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长野业正是谁日本战国武将长野业正生平简介

发布时间:2020-12-24 19:19:30 阅读: 来源:清水离心泵厂家

长野业正是谁?日本战国武将长野业正生平简介

人物概述

长野氏至古代起便是上野国的豪族,并以上野国群马郡长野乡为本族的据点向外发展势力。虽然《长野氏系图》中有传说,长野氏乃是在原业平(825-880 是阿保亲王的第五皇子,容貌俊美多情豪放。写过许多情感洋溢技巧精湛的和歌,被誉为“六歌仙”之一。也是古籍《伊势物语》中的主角)的子孙后代,不过这也只是传说而已。还有说就是长野氏乃是古代西上野地方的延伸势力石上氏的子孙。究竟哪种说法是正确的,我也不清楚。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长野一族皆以“业”为其通字,从这方面考虑,在原业平后人一说就显得比较合适。

关东结城合战时,长野氏从属于关东管领·守护上杉氏,却又作为了上州一揆的首领加入到长尾景春的叛乱中。长野氏就这样成为了以西上州为中心的上州一揆中的一员,在结合一揆的力量的情况下,不断在上杉氏麾下扩展势力。

而本文的主角长野业正,便是诞生于上州长野氏中的一员。作为长野宪业之子,业正跟随其父宪业入仕了关东管领山内上杉宪政。在此期间长野业正积极将女儿嫁给西上野的豪族扩大长野氏的势力范围,并通过暗杀有婚姻关系的白井长尾家家督长尾景城,成功获得白井长尾家的幕后支配权。然而身为关东管领的上杉宪政,在面对新兴的关东霸主北条氏时,被打得狼狈逃窜,在河越会战中,长野业正年仅16岁的嫡子长野吉业战死。此后长野业正对主家做出不配合的行为,坐视北条家进攻上杉家,完全无视上杉宪政的出兵要求(长野业正和西上野的豪族在这段时间可能背叛了上杉宪政)。平井城一役后上杉宪政不得已逃往上杉支流长尾景虎(后之上杉谦信)领地,将上杉姓氏及关东管领一职统统让给了景虎。如此的糟糕战绩,使得山内上杉家的声望急剧下跌。原属其麾下的各地小领主争先恐后投向了北条氏康。而在这般恶劣的环境下,因上杉家早年对长野的家恩情和杀子之仇,业正决定不倒向北条家。开始与长尾家亲近,并借机介入了小幡氏的内部纠纷,驱逐了其中的北条·武田派。在上杉宪政退却后,业正为阻止北条与武田的侵略,又召集西上野的武士到箕轮城。这批入城的武士,被后人称为了箕轮众。在这之中,就有后世以“长野十六枪”之首“上野一本枪”而得名的一代剑圣上泉信纲。

此时的长野业正,已年过半百,白发满头,可谓是一支脚踏进棺材的半死人。可有谁算得到,命运的摆弄,偏偏就在弘治3(1557)年年降临到了这位原本寂寞无名的老将头上。迟到了大半辈子的战国名将,终于在这一年破茧而出,名扬万世。

九年箕轮

预感到长尾景虎已有南下关东的意图,关东的北条氏康和甲斐的武田信玄自然不能坐着甘等这样的事情发生。最佳的结局方式,当然是先下手为强。于是在弘治3(1557)年4月,武田信玄集结一万三千余的兵力,越过余地峠,开始了武田家的西上州攻略,首战目标便是业正镇守的上州要冲箕轮城。

而对此早有预料的长野业正,率西上州联军两万于4月9日在松井田与武田军展开了激烈野战。业正率领箕轮众充当先阵,出其不意的巧妙指挥使武田的先锋陷入了混乱。业正见机大喊道:“我军必胜!全军冲锋!”一马当先带领联军发起总攻势。只是可惜,由于西上州诸将间的不和谐,给予了武田军的反击的机会。在武田无敌天下的骑兵面前,联军不久就全线崩溃了。长野业正见突袭失败,主动担当起殿军之责,带着箕轮众成功阻拦下了武田军的追击,联军得以安全撤回箕轮城。武田军虽然趁机兵围箕轮,但在业正准备多时的防御下,强如武田军也是寸步难进。万余大军硬被业正挡在了箕轮城下。后,长尾军南下的消息传至,武田大军也只好无奈撤返甲斐。此役,长野业正之名得震惊天下。

翌年(永禄元年(1558)),不甘失败的武田信玄卷土重来,亲率大军再进上州。而长野业正并没有采取消极防守的策略,而是寻求机会,主动出兵绕道夜袭吾妻郡,给了留守当地的武田军狠狠一击,并迫使信玄收兵回战。而在与信玄的合战中,业正又一次展现了他出神入化的统率力,长野军迂回强占上风位。一顿火箭飞射,将信玄好不容易筹集的军粮弹药烧了个精光。武田军再度败阵,堂堂甲斐之虎也只能灰溜溜逃回了甲斐。

永禄2(1559)年,在得闻安中城筑城中消息的信玄认为必须先打下安中城。于是,武田大军从甲州出阵。由武田名将饭富虎昌率众取安中,而信玄本人则率军兵压和田城,使之难以救援安中城。得知安中城被围的长野业正,急忙率军前往救助。长野军在碓氷川北岸与甲州军形成对峙状态。均无法把握对方破绽而抓住战斗契机的长野业正、饭富虎昌两人,在对视半日后,由于忽起的大雨而各自收兵。然而业正却没率军回营,反是带众潜入山阴之地中,迂回到武田军后方,趁大雨发动突袭,导致虎昌大败。而在里见雉乡城重整军队的武田信玄得知虎昌失利,深感懊悔,毅然放弃了对和田城的攻势,率军离开雉乡城,直取鹰留城。当时驻军鹰留城的长野业正探得信玄将至,立即授计于鹰留城主,自己则赶返回了居城箕轮。果然,在业正的授计与箕轮长野军的配合夹击下,武田信玄的大军在鹰留城下遭到重创,死伤惨重。更无奈的是信玄始终无法突破鹰留城的防守,使得这位甲斐之虎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据说此战,武田军的伤亡就高达五百人以上。

永禄3年(1560)正月,武田信玄第四次挥军包围了箕轮城。不过这次,信玄吸取了上次失败的教训,没有与箕轮众硬碰硬,而是如铁桶般将箕轮城围得水泄不通。如此半月后,城中粮食渐尽。风雪中,勇猛若箕轮众也陷入了饥寒交迫的绝地。长野业正见状,搬出了城中所藏美酒,与诸军士共享以鼓士气。数碗烈酒下肚,众人无不微醉。此时,业正猛地下令全军出击。箕轮城乘醉出阵,朝甲州军势发动疯狂进攻。信玄措不及防,武田军再败箕轮城下。另一方面,安中城代安中忠政按照业正吩咐,出其不意切断了武田军粮道。这一连串打击下,本欲整兵再战的武田信玄已知事不可为,只能又一次无奈退兵。

同年至翌年(永禄4年),越後上杉出兵关东。长野氏率箕轮众、厩桥众随军出阵。当时的情景被记于《关东幕注纹》中:业正与箕轮众持“桧扇”之纹先行,后随之同纹为小熊·滨川·羽田·八木原·须贺谷·和田等十人;再次为长盐·漆原·仓贺野·羽尾等九人,总十九人。

这次,却是老将长野业正最后一次纵横于他所熟悉的战阵之中。

将帅之才

永禄4 (1561) 年,长野业正因年事已高,加之数年抗击武田的征战,身体不堪重负,终于在箕轮城病倒了。同年11月22日,业正留下“今日我躯归黄土,它朝君体亦相同” 的辞世句,于箕轮城病逝,享年71岁。

得知业正之逝,连他一生最强的对手武田信玄也是无限惋惜,感叹道:“假若箕轮业正尚在,吾终不得进军上州。”

业正逝后,其子业盛子代父职,在上泉氏等“长野十六枪”的全力协助下,誓死镇守箕轮。然而局势已无可避免地倒向了武田氏。永禄4年11月,长野氏最大的助力小幡氏归降武田信玄,以箕轮城为中心的一揆一角被撕破。永禄7年,仓贺野城、安中、松井田三城相续陷落,武田大军逼近几成孤城的箕轮。永禄8年,箕轮城周边総社·白井两城破。翌年(永禄8(1566)年)9月,武田军以二万兵力对箕轮城发起总攻势,在勇将藤井友忠等战死后,已有觉悟长野业盛大开城门,果敢杀出,突入武田名将马场信房之阵,斩敌十八骑而回。世人震撼,谓之“虎父无犬子也”!最末,自知不敌的业盛在城破时留下辞世之句“春风一度,梅樱飘落,吾之奈何;今昔身灭,空留残名,箕轮永伴”后自害。享年19岁。上州长野氏,灭亡。

弘治3年至永禄8年,以甲州军勇冠全国之军力,武田信玄卓越超群之统御力,也不得不前后费时九年,方可突破长野业正父子防守,挺军上州。纵观甲斐之虎平生,除在十年川中岛面对军神上杉谦信外,也只得长野业正一人可阻下这战国第一人向前迈进的脚步长达数年。单看此一战绩,长野业正已然不负名将之名也!

名将者,需知天时,晓地理,善集人和。长野业正经营西上野,各城归心,将西上野诸城联成一体,共抗武田氏侵略。故尔一城有难,众城齐助之,虽武田兵强马壮,亦不得胜。此一,人和也。业正之战,武田军势远盛,然业正不但不以赖坚城固防,反而处处探寻敌之失误,以攻为守,主动进攻,绝不放过任何一可趁之机,常是以寡迎众。此看似莽撞之法,在九年中屡建奇功,何哉?皆因业正天时地理之通晓,战法之多变无常。一雨之机;一夕之时;一酒之效……诸如此类,往往稍纵即失。长野业正之长既是可将其轻松把握,趁势奋起,一战破敌。古语有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业正掌天时,握地利,享人和,将帅之才发挥得淋漓竟至,其敌焉能不败?是以即是甲州双虎(武田信玄、饭富虎昌)亲至,最终也只能以失败惨淡收场

四川省膀胱脱垂医院

石家庄市胃寒呕吐医院

长沙市非炎性单纯性突眼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