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TD产业化之父周寰荜路蓝缕大业初成

发布时间:2020-02-10 18:45:27 阅读: 来源:清水离心泵厂家

编者按

现在,几乎没有任何人会怀疑TD在中国的前途和命运。

10多年的坎坷和波折,让TD与诸多关键词捆绑在了一起:大唐、自主创新、中国标准、话语权,还有诸多人名:李世鹤、周寰、李默芳、陈卫、徐广源……

如果说被称为“TD之父”的李世鹤是TD技术和标准之父,而大唐集团的前任董事长、总裁周寰则可以当之无愧地被称为“TD产业化之父”。

是周寰的坚持、果断以及执着将TD挽救于多个生死关头,而他自始至终对TD保持着无比坚定的信心和耐心。

2004年12月,远在欧洲出差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与周寰终于完成了首次TD的视频通话,当周寰面对话筒颤抖地说出“总理好”的时候,他明白,多年在TD上的心血即将迎来开花结果的一天。至此,TD在中国的发展终于驶上了快车道。 正文

目前,随着中国的TD-SCDMA试商用试验的不断展开,TD已经在进行商用前的最后冲刺,所有的担心、质疑甚至嘲讽都戛然而止。

而当初力挺TD的一批人花费了十多年的心血之后,相继进入了“花甲之年”:中国移动集团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李默芳2006年正式退休;曾经担任大唐首席科学家的李世鹤如今也有65岁,正式“退休”为大唐的高级顾问。

6月15日,国资委正式宣布,大唐集团前任掌门人周寰在卸任大唐电信科技集团党组书记、大唐移动董事长最后两项职务之后正式退休,2006年,周寰已经卸任了大唐集团董事长、总裁的职务。

生于1944年的周寰,今年已经63岁,按照国资委的规定,大型国有企业领导人退休年龄不超过60岁,用周寰自己的话来说,“已经超过很长时间了”。在通信业内,周寰是当之无愧的“TD产业化之父”。

不过,到这批元老退休的那一刻,值得欣慰的是,TD在中国的地位与十年前的艰难起步已经有了天壤之别,从政府到产业的各方力量都在积极推动TD的发展,他们要做的只是等待TD在中国真正商用的到来。

初识TD

周寰第一次接触到TD是在1995年,不过那时候TD还只是SCDMA(同步CDMA)。时任邮电部科技司司长的周寰率领一个七人考察团赴美考察通信技术,当时在专家组之列的李世鹤第一次向周寰推荐了SCDMA技术。

1995年,与周寰一起赴美考察的李世鹤在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的一间教室里,把同步CDMA技术和智能天线详细地演示给周寰看,立刻得到了周寰的肯定。

周寰与TD的不解之缘由此开始。

在周寰的大力支持下,该项目很快被批准为国家“九五”科技攻关项目、邮电部重点攻关项目。

如果不是当时作为政府官员的周寰对TD的肯定,TD很有可能胎死腹中,不过从之后TD的发展来看,这还不是TD最危急的时刻。

1997年4月,国际电信联盟(ITU)向全世界发出了征集IMT-2000无线传输技术(RTT)的通函,1998年1月,由邮电部等国家部委主持召开了对中国TD产业发展至关重要的“香山会议”。

香山会议召开的十天前,周寰找到李世鹤,商讨是否能在两人之前一直看好的SCDMA技术上形成一个满足3G要求的框架,如果能通过专家评估,就做下去。当时周寰把在SCDMA技术上做3G比喻成“让固定的设备动起来”。

在为期3天的“香山会议”上,周寰在会上第一次公开提议中国要参与世界移动通信产业的竞争,主张做第三代移动通信标准,参与ITU角逐。不过他的说法遭到了几乎90%与会代表的反对,但周寰态度坚决,最后邮电部科技委主任宋直元果断决定:应该试一试。

但事实远比想象更加艰难,对TD的第二次致命打击接踵而至。1998年6月30日是向国际电联提交候选技术的最后一天,不过在此前几天,周寰偶然获知,美国的一个标准化组织正在秘密联系欧洲和日本相关组织,企图在这次会议上直接废黜TD。

周寰立即向上汇报到信息产业部:中国提交的3G标准,熬过了1年半,有人要在最关键的时刻进行阻击了。信息产业部经过紧急会议以及重新评估,最终,邮电科技委建议信息产业部并呈报给时任部长吴基传:如果国外势力阻挠中国标准不被采用的话,中国也有足够的市场空间来支持自己的标准,仍然要采纳运用TD。

对于发展TD的意义,周寰始终都非常明确,“如果我们中国放弃了TD,只能重复引进欧洲标准和美国标准。假如中国沦落到这个地步,中国在移动通信领域的翻身永无指望了。”

“周寰一直以来都在帮我们顶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没有他在上面扛住,TD走不到今天。”李世鹤后来回忆说。

“电信国家队队长”

虽然标准的问题已经解决,但对于产业化而言,一切才刚刚开始。

1998年,在政府机构改革的大潮下,邮电部和电子工业部合并,信息产业部正式成立,担任邮电部科技司司长的周寰因此转为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不过他对TD的支持并没有改变。

“他在当院长的时候,一改前人的作风,把移动通信作为首要发展对象,大力支持。”李世鹤表示。

周寰担任研究院院长期间,作出了研究院整体转制为集团的战略决策,提出了“建光荣的国家队、做自豪的大唐人”的核心理念,周寰因此被称为“电信国家队队长”。

1999年,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成立,周寰开始正式担任大唐集团董事长、总裁。

与提交标准的惊心动魄相比,技术的不断完善以及产业化的逐步推进是琐碎的更是漫长的。

周寰手下的大唐集团下设两个上市公司,十个独资、合资、控股公司,八个研究所,一个工程设计院,为了能对TD进行更好的支持,于是就有了“为TD而生”的大唐移动。

2001年9月的一天,当时担任上海大唐移动总经理的唐如安接到了周寰的电话,“你这两天把那边的工作安排一下,尽快赶到北京来。”这时候的周寰刚刚走下从英国回京的飞机。经过一年的准备和筹划,专注于TD产业化的大唐移动在2002年2月正式成立。

大唐移动成立之后,周寰对TD提出了三年完成产业化的发展目标,虽然已经不再直接事无巨细地掌管TD的一切日常工作,但作为大唐集团的总裁,周寰对TD的坚定支持从未改变。此外还包括为了TD发展而四处奔走相告。

2000年,大唐集团在TD上的投资是2亿元,2001年接近4亿元,如果到2006年为止,大唐移动的总投入已经超过30亿元。

2002年10月后,在构建完成TD产业化平台大唐移动以及TD产业化协调组织TD联盟之后,周寰的角色更多地从台前转到了幕后。

TD加速跑与周寰隐退

2004年12月,远在欧洲出差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与周寰终于完成了首次TD的视频通话,当周寰面对话筒颤抖地说出“总理好”的时候,他明白,多年在TD上的心血即将迎来开花结果的一天。至此,TD在中国的发展终于驶上了快车道。

从2005年至今,发生在TD身上的事情还有很多,外资企业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爱立信、诺基亚终于向TD伸出了橄榄枝;TD产业联盟的成员在迅速扩大;成熟的TD芯片和TD终端终于推出;经过政府组织的多轮规模技术试验,TD正在进行商用前夜的最后冲刺,而且TD还得到了中国最具实力的运营商中国移动的支持。

在前不久的中移动TD招标中,大唐虽然有商用能力以及组网经验方面的欠缺,但仍然获得了“超过预期”的30%以上的份额,多年来在TD的投入终于看到了回报。

当政府、产业的力量都加入进来之后,TD的发展以及对中国的重要意义已经远远超过大唐一个公司所承担的,TD的加速跑让周寰这批发起TD的元老终于可以松口气。

2005年,周寰在非正式场合对外透露,他有意寻找接班人,当时已经62岁的周寰,正因为在TD发展中的巨大作用和特殊地位,而让国资委决定尽可能保持领导团队的平稳过渡,来自中国移动的真才基用两年的时间,完成了对周寰职位的全面接替。

有人说,周寰的离开对大唐而言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结束,不过对于TD产业的发展而言,真才基对周寰的接替用“前仆后继”似乎更加合适。

仁科百华种子

早乙女露依种子

雨宫琴音全集